重要消息 |
田文昌:重視律師是法治社會的顯著標志
發布時間:2014-10-27 16:44:13 作者: 來源:

  中央將于10月20日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,主要議程是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。早在十七年前,1997年黨的十五大就正式提出了"依法治國"的重大戰略任務,而此次則是第一次在中央全會上將"依法治國"作為主要討論議題。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,習近平指出:"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,堅持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。"可見,在當前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,推進"依法治國"的核心要義之一,就是"依憲治國"和"依憲執政"。為此,鳳凰網評論頻道邀請了10位國內知名法學家,從國家治理的層面,對"依法治國"進行解讀、闡釋及建議。

  訪談嘉賓:田文昌著名律師,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刑事業務委員會主任、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

  鳳凰時事訪談員:高明勇

  鳳凰評論:十八屆四中全會,主要議程是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。作為法學學者,你認為此次突出強調依法治國的意義是什么?

  田文昌:我們國家從30多年前提出依法治國戰略方針以來,取得了很多成績,但是像這次把依法治國作為一個全會的唯一主題來研究,應當說還是建國以來頭一次。這個舉措是個非常大的動作,也是可以提到很高的層面來認識的問題。正因為這樣,所以社會輿論,尤其是法律界都給予了極大的關注。而且,大家都抱著很大的期望,期望這次全會對中國整體的法治建設有一個很大的提升,對法治環境有很大的推進。

  我注意到,全會召開之前各種聲音都在爭相表達,這是好事,這種現象本身,一方面說明大家都非常關注這件事情。另一方面也說明了,這次全會的的議題引起大家的關注,符合了大家的愿望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也是對現實問題的一種回應。

  而從我個人角度來講,我認為,中國法治建設這么多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績,但最近這些年在某些環節出現了倒退的現象。在這種情況下,徹底地研究法治建設的問題,推進司法改革,具有一個轉變觀念、撥亂反正的歷史性的作用。我希望能有這樣一種作用。

  鳳凰評論:在當前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,推進“依法治國”的核心要義之一,就是“依憲治國”和“依憲執政”。那么,你認為認為法治政府的核心是什么?

  田文昌:法治的核心,我認為就是憲政,這是不容置疑的問題。憲法是根本大法,憲政都不講,哪來的法治?這個問題我認為是十分明確的。現在有人提出依法治國和實行專政并不沖突,大家都在關注這個問題。我前一段發表了一篇文章《講真話、辦實事、興民主、重法治》就是建言中國改革,我比較系統的談到了這些問題。

  其中我就講到:“法治國家的本質特征是以法治理國家,而不是以法治理民眾。所以,法律最主要的功能首先應當是規范和制約公權力,而不是僅僅作為公權力的一種工具去約束民眾。只有在公權力得以被有效約束的前提下,法律才能樹立起自身的權威而受到民眾的尊重和服從。在公權力不受法律約束,并且可以影響和左右法律甚至可以取代法律的情況下,法律的權威就無從談起,法律的公正性就難以實現,更不會被公眾所認同。而在一個冤假錯案頻發的環境下,人們在自身沒有安全感的同時,也會由于遭受法律的漠視而轉向漠視法律,導致民間犯罪率高發。”

  鳳凰評論:在“依法治國”的語境下,我們又該如何轉變政府職能?

  田文昌:職能轉變這個題目太大。其實,我覺得政府職能最大的問題,應當是與經濟關系剝離。政府是一個管理機構,經營上的問題應當與政府職能剝離開來,這也是防止腐敗的一個重要手段。

  另外就是司法必須去行政化。司法必須與行政權力剝離。只要法律不能擺脫權力的干預,法律就永遠是權力的奴仆,只能為權力服務,而為權力服務的后果就容易導致個人權力的濫用。實際上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,為什么要法治?我們說法律是政策的定型化、穩定化,強調法治就是要排除個人權力的干擾。而如果沒有法治,其結果必然導致權力的腐敗,必然導致某些掌握權力的高官,以組織和政府的名義來行個人腐敗之實。所以法治與防止腐敗是緊緊聯系在一起,可以從這個角度來認識。

  鳳凰評論:其實,十八大以來,伴隨著司法改革的推進,法治領域取得了較為明顯的變化,你如何評價?

  田文昌:習近平總書記曾經講到,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。我認為這句話非常重要,為什么呢?過去我們經常用一些抽象的說法,口上喊著司法公正,但卻忽視了具體案件的公正。例如,口稱司法公正,但是在處理具體案件的時候,又以維穩、顧大局、講政治為理由犧牲了個案的公正,這種現象實際上就是從根本上釜底抽薪,破壞了法律的公正性。習近平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能夠講到重視個案的問題,這是非常有意義的,如果有很多具體案件出差錯,還怎么能奢談司法公正?怎么能夠維護社會的穩定?之后,一些具體的司法改革方案提出來了,步子邁的很大,各個司法機關和學術部門都提出了很多意見和建議。這是一種很好的趨勢。

  從十八大以來到今天這段時間,無論是從國家管理層理念的提升,還是具體措施,確實給人一種很好的期待,感覺到中國的司法改革要向前邁一大步,這是我們都感到很欣慰的事情。

 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,那就是最令人擔心的是最后能不能得到落實。因為我們的法治傳統并不是很深,法治歷史更短,特別是經過了前十年的停滯和倒退,觀念、體制當中的一些缺陷和問題還沒有解決。在這種情況下,推進的速度和程度能有多大,這是我們所期待的,也是所擔憂的。希望四中全會能夠有比較大的實質性的突破,這一點最重要。

  鳳凰評論:當依法治國成為政治生活的一個主題詞,你有何具體建議?

  田文昌:我覺得急切要解決的是獨立司法的問題。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,否則就不能擺脫行政化、地方化,司法就永遠難以做到公正。解決獨立司法的問題,最關鍵就是人權、財權的安排,人權、財權的管理應該統一由中央安排,擺脫地方的干預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問題,就是律師的問題。必須認識到,沒有律師,真正的法治社會是不可能形成的。沒有律師就沒有市場經濟,沒有律師就沒有司法公正。可以說,沒有律師就沒有法治。可是這么多年來,律師的地位一直受到質疑,律師被邊緣化的問題十分嚴重。實際上,表面上看這是對律師制度的忽視,但從根本上來講,由于缺少了控辯審三方的制衡關系,則會導致法律天平的傾斜,從而破壞了整體法治環境的生態平衡,破壞了司法公正。所以,要讓律師堂堂正正地在法治社會中立足。才能真正地實現依法治國。長期以來,社會上對律師制度和律師的作用一直存有偏見。不僅是老百姓有這樣的認識,有些官員有些機構也是這樣的認識。其實,律師爭取職業權利并不是在為自己爭權的問題,而是為了能夠讓全社會重視律師的作用,最終目的是了維護法治建設的發展,是為了維護司法的公正性,這是最關鍵的問題。如果四中全會以后,中國律師的地位能有明顯的提升,能夠真正讓律師堂堂正正地在法治社會中立足,我認為這可以視為一個標志性的進步。因為,在一個國家中,律師的地位和作用如何,直接標志著這個國家民主與法治的程度。

中国厨房电子游戏